小小小小潘

不混圈的咸鱼。人生已不易,开心最重要。

【Gradence】【暗巷组衍生】我的一个少年朋友

【Gradence】【暗巷组衍生】我的一个少年朋友 UP主: 小小小小潘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456564

第一次剪剧情向,脑洞有点混乱不堪
三生三世,小甜饼【微笑】
基本都是高糊片源,如果以后有机会拿到高清片源打算再剪一次

就...全程想到前任...一部分算是自己有感而发吧...然后祝她幸福,也算是好聚好散了。

【Gradence】【暗巷组】唯有你,使我倾尽真心(2)

4.

格雷夫斯的判断没有错,他的男孩是个天才。

现在,克雷登斯正七手八脚地环着自己,面颊抵着自己脸上新长出的胡茬来回磨蹭着。格雷夫斯伸手拖住男孩的臀部,使他靠得更舒服些。男孩不再哭了,隔着风衣将下巴枕在格雷夫斯的肩膀上,低声嘟囔着什么。男人腾出手,将怀里的男孩抱得更紧,又顺着脊柱的走向为他顺着气。终于,男孩的气息逐渐平稳下来,甚至看不出是刚刚哭过。男人这才将怀中的男孩重新抱到床上,紧接着又是一个吻,落在轻颤的睫毛上。这一次,他得到了回吻——许许多多个,来自他的男孩。

哭过的小家伙只剩下一个念头了。

自己属于格雷夫斯先生。克雷登斯这么想着,咬上格雷夫斯的下唇,留下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标记。然后是下巴,脸颊,以及脖颈上动脉跳动的位置。格雷夫斯轻皱着眉握紧拳头,故作冷静地任由男孩在皮肤上吮出淤红的、带着血点的暗斑。

紧接着,男孩盯上了格雷夫斯胸前的纽扣,像只饿坏了的小动物,扑上去就要撕咬。

“不可以,年轻人。”格雷夫斯轻咳了两声,掩饰着吞咽口水的本能反应,以及逐渐紊乱的呼吸。男人扒出扑入怀中的小动物,食指抵上男孩被唾液润湿的嘴唇。来自男孩温热的呼吸打上男人的指肚。

“自怨自艾、破坏约定…”格雷夫斯停顿下来,试图调整着气息。

“乖孩子才有奖励。”

 

5.

显然,男孩并没有听进去。

克雷登斯再次扑了上去。冲撞着的情感像是决堤的洪水,顺着血液游走在男孩的体内,支配着当下男孩出格的动作。意外地,格雷夫斯没有继续阻止,只是紧握着拳头,顺从地平躺在床板上,随着男孩至上而下的亲吻微微颤抖着。

尝到甜头的小动物越发肆无忌惮了,不安分的爪子攀上男人皮带的金属扣,三两下解开束缚,如同每次被Mary责罚时自己所做的那样。格雷夫斯抬起下巴闷哼了一声,他想知道,男孩究竟能够逾越到什么地步。

“格雷夫斯先生…”克雷登斯贴上男人的胸口,抬头唤着,声音像是小猫喵呜,乖巧至极。男孩纤细的手指顺着布料与皮肤的空隙滑至鼠蹊,指尖跳跃在肌肤上,一圈圈环着男人的欲望,一步步逼近着。微凉的触感弄得男人一抖,格雷夫斯张开手掌,抓上了床单。

男人喘息着,压低了声音。“克雷登斯…”

“唔…?”只顾着手上动作的男孩拱了拱身子,发顶贴上男人的下巴。处于身下的指尖继续环绕着,绞上几根毛发,又装作不经意地扫过肉柱旁的凸起,嘴上还不忘随着身下男人的轻颤吐出一句句道歉的话。

“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男孩。”

格雷夫斯闭上眼睛,默然者与男孩的模样在脑海中重叠着。此刻的克雷登斯宛如一只披着羔羊皮毛的幼兽,在自己的宠溺之下逐渐褪去了怯懦的伪装。寄生在男孩身上的默然者,是入侵者,还是男孩的本心?格雷夫斯不得而知。他只知道,男孩正贪婪地填补着欲望的鸿沟。

格雷夫斯决定帮他一把。男人反手扣住克雷登斯的手腕——在这之前,男孩试图与他十指相扣。手腕上的钝痛吓到了克雷登斯,他试图抽手脱身,却被男人钳得更紧。男人直起上身,带起跨在自己身上的小动物,却又发狠地将瘦小的身子正面压下,双腿靠上男孩还是跪姿的膝盖内侧,重新抵开一个更加过分的角度。

克雷登斯抽回侵犯男人下体的手指,脊柱诡异地向胸前顶着,试图缓解突如其来的疼痛。格雷夫斯像之前一样,用同一只手钳住男孩抽回的手腕。男孩的手腕很细,男人一只手便将克雷登斯的双手束缚住,死死按在男孩头顶上方的床面上。

现在轮到克雷登斯害怕了。

“先生…请别…对不起…”男孩几乎是哭着祈求着,躲闪着男人愠怒的眸子。

“我想你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年轻人。”格雷夫斯轻点着男孩心脏的位置,却让克雷登斯以为对自己的惩罚是结束性命。男孩吓得不敢出声了,眼泪顺着眼角淌着,身子颤得厉害。

克雷登斯闭紧了眼睛,等来的却是擦拭眼角的方巾。

“就这么不信任我?”

克雷登斯哭得更凶了。男人俯下身子,嘴唇蹭着男孩发热的脖子,隔着衬衫吻上男孩的锁骨。男人甚至用鼻尖蹭了蹭身下的男孩,正如男孩平时对他做的那样。

身下的男孩不再哭了,扭了扭身子,似乎是不满于自己别扭的姿势。

“就这个姿势做。”

“这是惩罚。”


TBC

【没踩到离合的车,会被拖走吗,不知道...原本就想写个小甜饼pwp...】

【暗巷组】【梦境向】一个不知所云的500字


Credence坐在沙滩上,海浪正拍打着岸边。潮尖的泡沫涌上男孩的脚面,又从指缝间褪回远处,留下被冲刷上来的贝壳和海草。Credence站起身,向海中走得更深些。海浪再次将男孩环绕起来,逆着脚趾的走向冲刷着。细沙随着潮水的褪去流逝着,顺着脚掌踩踏的轮廓形成凹陷,只剩掌心下踩实的地方。Credence意识到,他正置身于海水制造的孤岛。男孩回头,向岸上的方向张望着,却早就没了回去的路。海水涨上来,没过男孩的脖子,Credence呛了几口水。远方的浪拍向头顶,挤占了男孩肺部最后一点空气的位置。
Credence睁大了眼睛。
他不会水,他正在下沉。
然而意外地,缺氧带来的窒息感并未持续,取而代之的,是来自烟草的焦香,和来自指尖薄茧的磨蹭。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怀抱。Credence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将脸颊枕上对方的肩膀:
“Mr. Graves...”男孩低呜着,顶着刚修剪过的短发,像小猫似的蹭着男人风衣的布料,喉咙咕噜着唤着男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意料之中地,男孩得到了一个更深的拥抱,以及一个落在耳尖的吻。男人在轻声说些什么,却被Credence的心跳声盖过了。但有一句,他却听得特别清晰。
那是男人点着男孩心脏的位置,正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吐出的话:
“你属于我,男孩――我的男孩。”

【双cre】Let me in

#混乱邪恶毫无章法可言
#双cre
#默默然x怂cre
#ooc高能预警





Credence站在穿衣镜前审视着自己的躯体。他总会在夜深人静时去做,这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就在刚刚,男孩成功为自己的晚归赚来了一顿结实的鞭打。孩子们要么躲得远远的,要么规矩地坐在长凳上观望着,末了还要掩着嘴骂上几句“无用的废物”。这是孤儿院的常态。
纽约的深秋早已不是温暖的季节,到了夜晚更是冷得骇人。Credence微弓了身子瑟缩着,将纵横着鞭伤的手掌按上镜面缓解着疼痛。鼻尖和嘴巴吐出的气息,攀上玻璃凝成水珠,模糊了镜中的人影。男孩舔了下唇,闭上眼睛。
Credence有个秘密,从未和任何人提及过,甚至是他的小妹妹。
这副躯体属于两个灵魂。
Credence不介意和他人分享,尽管这让他有些精力不支,但至少不再是孤身一人。住在自己身体里的小朋友很能折腾,甚至强势到与自己争夺支配身体的主动权。Credence做过让步,不止一次,只是最近这个住客越发得寸进尺了。
“你知道他找的人就是你,对吧。”
Credence吓了一跳。他抬眼看向镜子,那是声音传来的方向。镜中的男孩眨着空洞的眼睛看向自己,不可察觉地勾起嘴角,周身不时飘出几缕黑烟模糊着轮廓。Credence沉默着挺直了腰板,试图与镜中的男孩平视。不知怎的,他总觉得镜中的男孩要高自己一些。
“不回答就是猜对了。”
Credence又恢复了躬身的模样。为了把头埋进胸口,他不得不躬得更深。镜中的男孩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他甚至需要撑着镜面才能勉强站立。Credence怀疑,他会笑得倒在地上。
“你...你不该出现的...”
Credence试图宣扬主权,如同一只领地被入侵的幼兽。然而这些在旁人听上去,就只是喉咙里吞咽的咕噜声,毫无威慑可言。
“你需要一个说服我的理由,”
刚刚的笑意还未收回,镜中的男孩便满是挑衅地回应着。
“说出来,你知道我想听。”
Credence清了清嗓子,攥紧了拳头。
镜中的人形越发不堪。他张了张嘴,便有更多的黑烟跑出来。Credence注视着那团诡异的东西顺着玻璃与镜框的缝隙钻出来,绕上自己的脚腕和脖颈。莫名而来的恐惧激发着男孩的本能,他颤抖着着,倒退着,咬紧下唇无声地抽噎着。眼泪顺着脸颊流向下巴,滴在烟雾之中,滋滋啦啦地沸腾着消失了。
黑烟幻化出修长的手指,紧紧掐住男孩细嫩的脖子。
“你认为我是你,一个怯懦的哭包吗?”
“你要做的,是接受我,而不是质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儿...”
颈上的束缚变得集中,小动物摇晃着脑袋呜咽着,抖得更加厉害。
“别动。”
Credence不敢再动了。他睁大了眼睛,注视着黑烟聚集着,恢复成男孩模样。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位相识已久的朋友。
那是一张和自己长相完全契合的脸,只是没有眼睛,也许说是黑洞更准确些。紧接着,那和自己同样唇纹的嘴巴,吻上了自己相应的位置。
Credence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滞了。
“可别就这么死了,”来自镜中的男孩又在说话了,“我需要你活着,而且...”
Credence屏住了呼吸。
“你没得选。”

【暗巷组/gradence】三生有幸(存脑洞)

Graves第一次遇见Crendence纯属意外。
他记得那天下着小雨。
男孩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逆着人潮的走向怯怯地伸手递着被自己捏得发皱的传单。极不搭调的绅士礼帽遮住了只有小孩子才会留起的齐头短发,男孩微弓着身子,竭力将头埋进胸口,纵使这样也无法掩盖高挑的个子。或许是帽沿遮住视线,迎面走着的两人恰巧撞了个满怀。
Credence虽已成年,却瘦弱得像个十几岁的孩子,顺着巨大的冲击跌倒在地。
真正让Graves真正注意到男孩的,是他接下来的动作:
Credence本能地伸出双手试图减轻冲撞的伤害,却在落地前生生缩回双手护紧怀中的传单,眼神瞥向一旁慷慨演讲的女人,唇瓣轻合重复着简短的语句:
“I'm sorry,mother...I'm sorry...”
一个绝对衷心的服从者,一个哑炮。Graves默念着,或许自己身边缺少的,就是这样死脑筋的,名叫Credence的男孩。
纵使Credence护紧了传单,仍有大半散落四处。Graves就势蹲下,风衣下摆浸入地上的水坑。借着风衣形成的遮挡,Graves摸出魔杖轻点着被雨水浸湿的传单,在Credence的注视下施展了一个简单的还原魔法。
Graves确信,在自己施咒的一瞬间,男孩的眼睛里是闪着光的,只是在瞬间的失神后,男孩又恢复了畏缩的模样。






懒癌重症患者想着如果slo10前圆满脑洞就拿这个当无料好了xxx

【暗巷组/gradence】三生有幸(存个脑洞而已)

墙上报时挂钟的指针摆动到三点整。木制的报时鸟照例从洞口探出头,还未张口便被禁声咒语封住了喙。
魔法国会的部长办公室每夜灯火通明。这并不是一份容易的差事,尤其是在借职务之便图谋其他的时候。
Graves坐在办公桌前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下属呈上的报文,都是些批判第二塞勒姆的言论,无关痛痒,关于默默然的行踪则是只字未提。
冗长的客套话无心再读,Graves干脆直接把目光落在蜷在沙发上熟睡的Credence身上。男孩长手长脚,缩着身子才能勉强躺下。Credence眉头轻锁,却睡得很沉,活像只被人收养的小动物,生理的睡眠需要完胜戒备之心。
Graves下意识地揉着发胀的太阳穴。Credence的第一次,果然是竭尽全力。
唇上的微黄的蛋白早已经风干皱缩,迫使睡梦中的男孩本能地舔舐着激情过后对方残余的味道。
小动物全身赤裸,只剩尽是补丁的毛袜坚挺地挂在脚踝,随着双脚的纠缠磨蹭着突出的骨节。Graves紧了紧大衣的领口,毛呢略微粗糙的质地碰着肌肤,像极了男孩发顶的触感。起身放轻步子走近沙发就着扶手坐下,微弱的颤动吵醒了敏感的小动物。


存梗

【搬运整理】靳东版方达生评价(新闻通告+观众评价)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然后他居然来过沈阳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都错过了啥

靳夕是何年:

[2008年总政版话剧《日出》由陈数饰演陈白露,靳东饰演方达生,郭达饰演潘月亭,其中靳版方达生被称为“最贴近原著的方达生”,特此整理了2008年媒体和戏迷对当时靳东表演的评价。在整理的过程中发现,很多观众都称赞了靳东的精湛演技和高超的台词功底,特别是认真沉稳的表演态度。他们说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在今后有所成就。谢天谢地,他做到了,再次感谢靳东先生为我们奉献的精彩表演!]


【侵删】


一.搜狐新闻《他饰里的方达生》


本报讯(记者李彤)9月12日-13日,由王延松执导的总政新排话剧《日出》将在辽宁大剧院上演。虽说在《闯关东》中扮演一郎颇受好评,但靳东不想把自己定位成偶像派演员。他笑称:“听说郭达老师把我说成偶像派,真是太"高抬"我了。”
【靳东在话剧《日出》中扮演男一号方达生。对于这个被公认为“苍白、不好演”的角色,他却很自信,“每一个中戏毕业的学生都会有戏剧情结,虽然多年演影视,但这一情结并没有消失。”】
相对于剧中其他角色,曹禺先生给予方达生的描写最为简单:“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光景,脸色不好看,皱着眉,穿一身半旧的西服,不知是疲倦还是厌恶。
【曹禺曾提到,方达生是当时迷惘着的青年寻找新生力量的人物。把一个符号似的人物演得有血有肉非常具有挑战性,这个人物也可谓《日出》中最难演的角色之一。】前有周正、杨立新、冯远征等老戏骨的榜样,靳东无疑接手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虽然形象和气质上的相似给这位青年演员加分不少,但他是否能将中国新民主革命时期一介书生身上的“儒风”、“剑气”与“无奈”、“无用”拿捏准确,在新版《日出》首演之前,很多人心存疑虑。【可是当新版《日出》呈现给观众时,靳东的出场却让观众掌声响起,叫好声一片。靠内心戏诠释人物的年轻演员不多,靳东可称得上佼佼者。】这是媒体对他的评价。


二.百度贴吧


演活《日出》里那个文弱的方达生


在中国话剧历史上,话剧《日出》素有“表演试炼场”的称谓,《日出》作为中国戏剧的代表性剧目,曾上演过诸多版本,每一版的人物都会有着相同与不同。演员们虽然各具特色,但观众们对于人物的形象、情感已经具有一定“固定认识”,对演员的要求也比一般剧目严格。
陈白露作为整个剧的灵魂人物,她对于演员的挑战之大无需多言;而男主角方达生,也是众多男演员渴望尝试而又不敢尝试的角色。对于这个角色,曹禺先生的描写极为简单:“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光景,脸色不好看,皱着眉,穿一身半旧的西服,不知是疲倦还是厌恶。”因为简单,所以方达生这个人物给演员留下很宽广的创作空间,也因为简单,使他成为剧中最难以把握的角色,愤青些便觉得突兀,而文弱些则显得苍白无味。之前,周正、杨立新、冯远征等都先后诠释过这个迷惘着寻找新生力量的青年,而当总政话剧团找来青年演员靳东出演方达生时,许多人认为虽然形象和气质上的相似给他加分不少,但他能否将主人公身上的“儒风”、“剑气”与“无奈”、“无用”拿捏准确,却是新版《日出》中最大的未知数。 


方达生是《日出》中最难演角色


该剧导演王延松在谈到《日出》时说,【方达生这个角色其实是整台剧的“太阳”,他的存在是托起《日出》的很重要的根基。如果没有方达生,《日出》就变成了渲染封建社会精神底层人的奢靡与醉生梦死的灰色剧目;有了方达生,有了方达生对陈白露的爱,才折射了时代大潮中醉生梦死的人们内心仅存的一点理想和光明。】他对陈白露的劝诫和救赎过程,其实也是在完成一次自我解救。除了带着陈白露离开腐朽的生活、低迷的精神状态,他在时代的大潮中无力做其他。然而,陈白露让方达生失望了、失败了,她选择了死亡作为自我救赎。此时方达生的悲鸣不只是为一个昔日的恋人、老同学、同乡、一个漂亮女人的香消玉殒惋惜,同时也为自己无力将一腔胸怀大志转化为救赎一个失足女性的力量而悲愤。这个人物可谓是《日出》当中最难演的角色,如何把这个符号似的人物演得有血有肉对演员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


靳版方达生不是愤青不是书呆子


据了解,总政话剧团之所以邀靳东出演方达生,除看重他出演的电视剧《悲情母子》和《闯关东》大热之外,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是新生代演员中一直用心表演、肯靠内心戏诠释人物的佼佼者。早在《日出》建组发布会上,靳东就曾说:“我想让同行们都来看戏,我会演一个有史以来最好的方达生!”而在日前国家大剧院首场演出中,靳东的整场表现落实了之前放出的“大话”,演活了一个既“无用”又怀揣希望的方达生。他身上的儒生气质与精湛的演技使角色血肉丰满,活脱脱便是曹禺笔下那个文弱的教书匠。】
王延松坦言,靳东既没将方达生演成书呆子,也没演成愤青,人物血肉丰满,内心矛盾重重,令人满意。他说:【“靳东将方达生作为一个文弱书生在时代洪流中的无助感和无力感,在台词和形体的表现上都恰到好处。”  】据悉,该剧在北京演出时,全场掌声雷动,靳东出场时,更引得场下许多年轻女观众的叫好声。目前,经过不断磨合,剧组相信6月13日、14日晚登陆广州黄花岗剧院的《日出》会更加精彩。
本报记者 苏蕾 
对《日出》中的方达生,曹禺先生的描写极为简单:“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光景,脸色不好看,皱着眉,穿一身半旧的西服,不知是疲倦还是厌恶。”而最近,【在杨立新、冯远征之后,凭在热播剧《闯关东》中饰演“一郎”而蹿红的小生靳东诠释出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方达生】


三.观众评价


1.
靳东演得好极了! 今天下午广州一直在下大雨,但观众的兴致一点不减,我看见不少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早早就赶到会场,很多人还在巨幅剧照前留影。靳东谢幕时,我旁边的一位书生气十足的男士突然大声喊“好”,我也跟着喊起来。【演得确实好,特别是最后一幕陈白露死后方达生为她打开窗户,让阳光照进屋里,靳东把那段台词表演得声情并茂,震撼人心!我是含着眼泪听,含着眼泪看的,回家后直到现在都久久揪心回味着。 】
谢谢靳东出色的表演带给我们灵魂的净化和感动。我想,总政话剧团真是没有挑错人,【谁也无法替代靳东演的这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方达生,靳东确实是演得最好的方达生! 】如果月底有机会出差到北京,我一定还要到首都剧场去再看一遍《日出》,再为靳东喝彩!


2.
6月13日冒雨在黄花岗剧院看《日出》,为靳东的表演深深打动,14号又买了第一排6号的票再看,靳东演得确实到位。 
能这么近距离看靳东的表演,将成为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我想,【以他的敬业,以他的为人,靳东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表演艺术家!我们期待着】


3.
我昨天(6月13号)也是坐在黄花岗剧院的第一排6号座位看。
【真的被靳东精湛的演技所打动。不仅演技高,我发觉他还是最认真的,因为昨天也许是剧组刚到广州第一场吧,个别演员在说台词时有些不顺,但靳东一点也没有,他很认真。整场戏看下来,我感到靳东不仅是在演方达生,他更像是在演曹禺本人,他把曹禺在创作时的痛苦心灵表现得淋漓尽致。他虽然不全在表演现场,但他内心的挣扎与痛苦在剧中无时无刻不被人感受到,他让人为他的遭遇揪心,为他的命运时刻惦记着。 】
对新版《日出》有许多感想,很想在《日出吧〉上贴一下,不知怎的,几次写完都贴不上去??!
13号晚谢幕时,【看见靳东弯腰捡起地上丢的纸片,看见他谦卑的低下头使劲地为其他演员的谢幕鼓掌,看见他仰起头来伸长双臂不停地向楼上的观众挥手致意,我感到了他人格的高贵,感到他就是曹禺,就是方达生!】
感谢《日出》的编剧和导演为我们选择了靳东这么一位德才兼备的艺术家去扮演方达生。【现在比较浮躁的演剧界,有些演员想的是如何靠形体、靠动作和对台词的语调处理去完成角色的表演。但靳东不是,他是靠心,靠自身对角色的深刻诠释、靠自身与角色心灵的揉为一体,唤观众心底里对他扮演角色的共鸣,他对《闯关东》一郎的扮演是这样,对《日出》方达生的扮演也是这样,靳东真是一个有前途有造诣的艺术家! 】
不要以为只有年轻人才喜欢靳东的表演,我们一群退了休的老三届都喜欢他的表演,我们都很关注靳东,盼望靳东有更多的好角色问世!!
我们永远支持你,靳东


4.
面向观众左右中深深地鞠了三个躬.我当时坐在第二排18号,发自内心地为靳东的表演鼓掌.他很有亲和力,又很有礼貌.我看到全体演员谢幕的时候,我看见他伸出手让扮演李世清的演员先走.【德才兼备形容他一点不为过.】


5.
在黄花岗剧院看了靳东的表演,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儒风”“剑气” 【“无奈”“无用”又怀揣希望的方达生,靳东演得多么到位! 】
靳东,永远支持你!
演话剧是个体力活,靳东保重!


6.
靳东在《日出》中不仅塑造了一个血肉丰满的方达生,还让人感觉到他也在扮演追求新生活的陈白露,更让人感到他就在扮演曹禺本人。
【靳东的艺术魅力就在于他对角色融为一体,同呼吸共命运的表演,在于他对剧作更深层,最本质含义的理解,有了这些超出一般人所不及的长处,他的演技得以更上一层楼的提高】。
不得不赞叹靳东的艺术魅力,不得不感谢总政编导们的“慧眼识珍珠”。 广东不是文化沙漠,不少居住在广东的人们还是非常有艺术鉴赏能力的。欢迎总政话剧团以后仍旧能够把好剧目带到广东来,带到广州来。不出两年,广州将在交通便利的珠江新城建有设备一流的“广州歌剧院”,期望总政话剧团常来献上艺术高超的剧目,当然,更希望看到靳东的精湛表演


7.
总政话剧团“慧眼识珍珠”,靳东成功“闯广东”
总政话剧团一连两场的《日出》公演在广州拉下帷幕。尽管连日大雨倾盆,但喜爱经典剧作的观众兴趣不减,其中不乏上了年纪的白发老人,许多人还在巨幅的《日出》广告前留影,表达对经典剧作,对付出艰苦劳动的演员崇敬之情。  散场时,有人议论:陈白露和方达生的戏太少了,主线和主角不太突出。回来后细体味,感觉这正是编剧新解读、新样式、新叙述的超平庸之技巧。其实,用心看就知道陈白露灵魂与现实、与方达生的对话无不贯穿全剧,它时刻鞭笞着那个社会,那个社会制度和那些阶层的众相云生,并且不断地为以后的剧情作铺垫;比如,妓院那场戏的中段,陈白露与方达生两次出场对话,实际上是用非常生动的形象旁白向人们揭示了那些底层人物沦为娼妓的原因、心态和无奈,同时也表达了他们对过往生活的怀念和对新生活的憧憬,演员的表演十分感人,不少观众流下了眼泪。而陈白露醉生梦死的奢靡生活也透过其他人物的表演逐一映射出来,剧情虽显凌乱,但却首尾呼应,紧扣主题。
方达生是全剧中唯一的正面人物,也是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演员靳东非常到位地把握住了这个人物的特点,他精湛的演技折服了不少观众。他的表演应证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田本相院长对《日出》的评价;“《日出》的迷人之处,却在“漆黑的世界”里又透出满天大红的天色;在冷酷中,蕴蓄着温热;在地狱里,有着金子的闪光;在腐尸臭气下,潜藏着牵动人心的诗意力量”。】 
看得出靳东的出色表演源于他对《日出》剧作中心思想、对剧作家创作意图和创作心态的深刻理解,【他用心去诠释了方达生这个人物,全身心地把自己与方达生揉为一体,在他台词中的每一个字句里,在他形体表现的每一个细微动作中都让人真切感受到了那个既儒弱又不屈服,既爱怜又不容忍,既无助又怀揣希望,曹禺笔下内心痛苦挣扎的方达生。】从第一幕方达生在陈白露的讥讽下,悲痛得低下头无奈地说:“我就是活在心里”,到最后一幕;陈白露死后方达生赶来,为她打开窗户,让阳光照满房间时的那段慑人心魄,让人恨不得站起来为其鼓掌喝彩的独白,靳东的出色表演让观众看到了《日出》那个“被毁坏了的美”---“美得让人心疼”的“《日出》融入的作家理想的温暖和浪漫的诗情”。  看着靳东表演的方达生,感觉他不光在演方达生,又像在演那个憧憬美好未来,渴望太阳温暖的陈白露,更像在演曹禺自己。靳东把曹禺创作《日出》时的心灵痛苦和对光明的渴望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他不常在表演现场,但他内心的挣扎与痛苦却在剧中的每一个细节里无时无刻地让人感受到,他的遭遇让人揪着心,他的命运让人时刻惦记着.....。 
看完《日出》,感觉总政话剧团是一个非常高水准的艺术团队。每个演职员的艺术修养和表演技巧都非同凡响。
靳东能在其影视业上升期静下心来,拿出时间参加《日出》的排练,与剧组的同行们同台切磋,全国巡演,除了说明是他对艺术真正献身精神的使然外,不能不赞叹他,一个年轻演员的高瞻远瞩及对自身艺术生命延绵的追求。也许有人会认为靳东因此会失去很多,但我们却相信他必将得到更多。 感谢靳东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好的方达生!期盼靳东有更多的好“作品”问世! 【看见靳东在谢幕时迅速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纸片,看见他在个人谢幕后谦卑地低下头使劲为其他演员的谢幕鼓掌,看见他高仰起头,举起鲜花,伸长双臂向坐在楼上后座的观众们挥手致意,你会感到他人格的高贵,感到他就是活着的曹禺,就是获得新生的方达生。】 
谷中百合  2008.6.16


8.
喜欢靳东塑造的方达生。正如一些网友说的,【新版《日出》中唯陈白露和方达生的扮演者不能变,其他角色换了谁也许都能演好,唯这两个角色非陈数和靳东演不可。我也确信如此。出演一个经典名剧,演员的艺术修养和气质非常重要,有些东西是你解尽全身所数都无法表现好,都会留下表演痕迹的,而靳东就不会。 】所以,人们说他不光在演方达生,又像是在演那个憧憬美好未来,渴望太阳温暖的陈白露,更像演曹禺自己。其实这就是他对剧本、对剧作家的创作意图和他不仅对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对剧中主角的表达意图进行的一般人所不及的更深层次的理解所产生的艺术效果。
真的很喜欢陈数和靳东搭档演的《日出》,我就是奔着他们去看《日出》的


9.
靳东是一个谦虚、诚恳,积极向上的人,他很聪敏,【他知道只有把“人”做好了,才能真正把戏演好! 】
靳东,我们永远关注你!永远支持你


10.
应该有几十年没看话剧了,一方面没有机会,另一方面也感到没什么好剧目可看。 听说《闯关东》一郎的扮演者--靳东要出演新编《日出》里的方达生,按捺不住,约了几个好友一同前去观看。
感觉靳东这位年轻演员确实是演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好的方达生。 【方达生的戏不多,且几乎全是人物内心活动的表达,真得是最难演的角色了。但靳东扮演的方达生给人的印象确是最深的,也是最令人难忘的,这不得不说靳东的演技确有过人之处,名不虚传! 】没有华丽的舞台布景,没有长时间、大篇幅、多动作的表演,靠的是演员内心诠释的精练台词和恰到好处的形体动作,虽然没有电视剧那样看得清演员的面部表情,但是,直面舞台,听见,看见靳东及其他演员的精彩表演,感觉我们的心和演员扮演的角色拉进了,我们似乎在不断地交流中,也许这就是话剧舞台的魅力吧,哈,现在我们年老了,终于明白了!也要感谢靳东的出色表演让我们真正悟到了这一点。
广东人不太善于造势,他们内心的表达比较含蓄。13号那天靳东谢幕时,我们几个的手掌都拍红了,但总感到掌声还不够大,我们喊了,但也感到呼声不够高。以后,在网上看见这么多的好评,知道这么多的人与我们都有同感,深叹新版《日出》的新解释、新样式、新叙述及靳东等演员表演技巧的深邃,它确实是令人回味无穷的


END

今天潘子点技能了!

祖宗叫我收起来了,可算是弄好了,今天潘子点技能了!

今天的收音机。晚上上完课继续。